装修房子用地板还是地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55次
  • 来源:演示站

我飞快地起身将灯打开,连忙回头,依然什么都没有。此时我已经吓的出了一身冷汗,气喘吁吁的不停回头张望。卫生间的流水声,越来越大,隐隐约约中有婴儿的哭声……

我从床底下拿出以前在床下面的扳手,又咕咚咚喝了几口白酒,壮了壮胆子,小心翼翼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我站在卫生间门口,深吸一口气,握住门把手,猛然间将门拉开!”

这时老白眉头忽然皱了起来,抽了口烟,说道:“凌飞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件事情,我这可是真事儿啊。”

不知道晚上几点的时候,有人从床下下去了,把我也弄醒了,我起来看了看,凯子癔了巴症的把尿盆从床下取了出来,开始撒尿。

现在想想,那晚应该是撞鬼了,有人来救了我们一命。其实孩子的哭声能够把鬼给吓跑,特别是刚出生的婴儿,先天阳气十分充足,鬼是不敢靠近的。而那窗户上的道符也是有人画上去的,这个人故意敲窗户,就是想把我们给吓哭。后来我也一直没在想起这事,估计爷爷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反正肯定是认识我们几个人,姑姑不会是你吧?”老白忽然看着姬怀初问道。

姬怀初白了老白一眼说道:“我没那么无聊,巴不得你们四个那天晚上都被带走才好呢。”

关于姬怀初,其实我对她的印象是,虽然比较恶毒一些,但是人总归还是好的。而且根据她自己说的,中了魂门的魂毒,白观主给她解毒解了二十年,她才醒过来,那她这二十年等于说就是一个植物人,白观主又不会输液什么的,姬怀初是怎么活下来的。不过道家的道术那么强大,总有办法的,连起死回生的道术都有,长生不老也说不定也有。不过姬怀初说,长生不老的道术,好像只有魂门门主才知道。

这样看来,魂门的开山祖师,应该是一个道家高手了。就是白观主给我讲的那三个人的其中一个。他们三个拜了同一个师父,道家的高手?难道他们的师父是老子?算了,现在想这个还太远,先问问姬怀初的师父是谁吧,毕竟也是我父亲的师父,也算是我师公了。

又是终南山么?据说终南山确实有很多道家高手存在,他们躲在山里修炼,不入世俗,没事就打打坐什么的,爷爷也经常打坐,据说这是一种修炼,我曾经试过一次,坐下来以后,浑身难受,根本感受不到爷爷说的那种心无杂念,所以就放弃了。

“可惜了,我还想着能够见师公一面呢。”我说道。

“……”说的跟你好像六根清净四大皆空一样,不是还是照样和我父亲做那种事。我在心里嘀咕道。

我们几个又闲聊了一会儿,总算是快要到正午,爷爷开始吩咐我们做好准备。首先,将白玉棺材打开,只见第五寒把白玉棺材上贴的辟邪符给撕掉,用匕首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个口子,把血滴在白玉棺材上。

看来这口棺材一定是被第五寒用特殊的道术给封印了起来,要想保证一具尸体不腐烂,光靠白玉棺材是不够的,一定有什么特殊的道术。

棺材打开以后,就看到第五佩兰躺在里面,脸*十分的苍白,一点儿血*都没有。老白走到白玉棺材旁,抓着第五佩兰的胳膊,放在自己的脸上,很伤感的看着第五佩兰,不过并没有说一句话。这种情况此时无声胜有声吧,就算是说了,第五佩兰也听不到。

老白和第五佩兰短暂的叙旧之后,爷爷就让我们搬了很多石头,摆成八卦阵的图案,围在白玉棺材周围。

第一百二十五 天生异象

爷爷把第五佩兰的血洒在八卦阵上,冲着第五寒点了点头。【首发】第五寒也是回以点头,从一个小盒子里面拿出一摞子道符,看起来差不多一百多张吧。

贴完道符以后已经差不多要十二点了,第五寒走到白玉棺材旁边,盘坐起来,左手掌搭在右手掌上,放在自己的丹田处,双眼微微一闭,便在白玉棺材旁打坐起来,这是要护法么?

爷爷一边打着手势,嘴里面一边念念有词,听起来像是道咒,不过又不太像,因为爷爷念的声音不是很大,我也听的不大清楚。

过了一会儿原来晴空万里的天气,忽然间乌云密布,不过并没有狂风大作和电闪雷鸣。姬怀初皱着眉头说道:“起死回生么?不对,你爷爷应该不会起死回生术才对,这种道家的至高秘法,只有魂门门主才有资格知道,八成是葬魂玉起的作用。”

爷爷依然继续的念着道咒,乌云也越来越重,渐渐的我们头顶上的云层几乎变成了黑*,大地的能见度也降了下来,不过还是能够看到爷爷他们。

又过了一会儿第五佩兰胸前的葬魂玉忽然发起光来,一红一白,而且这光看起来十分好看,给人一种看了以后很舒服的感觉。这时候忽然狂风大作,很大的风,刮地我都有点站不稳,老白连忙扶住我。

爷爷却是依然扎着马步站在那里,继续念着道咒。第五寒这时候忽然睁开眼睛,一只手拍在白玉棺材的边沿,不让白玉棺材被风给吹跑。另一只手放在嘴里,把手指咬破,在白玉棺材上画了个定风符,原本快要被封刮起来的葬魂玉,就又稳当地落了下去。

风越来越大的时候,天空中就忽然响了一声炸雷,一道闪电直直的劈在了白玉棺材上。

“佩兰!”老白在一旁大声喊道。

所幸的是,第五佩兰并没有什么事,白玉棺材也是完好无损,老白这才舒了一口气。接着白玉棺材上方十米多高的位置,忽然出现了一团淡蓝*的光晕,八成是第五佩兰的魂魄了。

可是这团淡蓝*的光晕,并没有要往第五佩兰身体里钻的意思,而是在半空中盘旋了半天,始终不肯落下来。

我们连忙跑过去扶住了爷爷和第五寒。

“秦前辈,我有一件事想问问你。”第五寒忽然说道。

爷爷眉头忽然皱了起来说道:“这个我还真没有听说过,西方的耶稣教和我们的道家相差甚远,本来就互不干涉,倒是佛教和道家还有些相通的地方,这也是佛教自汉朝传入中土以来的,慢慢影响的结果。”

第五寒点了点头,对老白说道:“白葬天,不是我不想救佩兰,虽然在西方和魔鬼做交易甚至能做到让人起死回生,不过和魔鬼交易的方法我却不得而知,而且西方的一些超自然现象,比我们这里要复杂的多。”

“我明白,第五前辈,您能不能把佩兰的尸体留给我。”老白忽然说道。

老白点了点头说道:“道家神通广大,道法更是深奥,我只不过接触了一些皮毛而已,只要给我时间,我一定会想出救活佩兰的方法吧。”

第五寒又叹了口气说道:“如果佩兰能活过来,你们就成亲吧,当初也怪我太固执了。”

复活第五佩兰的计划失败了,其实刚开始我就觉得可能成功不了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白观主那一句,尽力而为。这句话能让人感觉到,第五佩兰其实是活不了的,所以他让老白尽力而为。我们所有人中情绪起伏最大的,恐怕就是老白了吧。

(江苏文学网)

回来以后,老白和展凌飞就去找白观主,送第五佩兰的尸体去了。【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m】爷爷又呆了两天说是葬门有事情要处理,也走了,走的时候顺便把穆冰彤也给带走了,穆冰彤本来是不愿意走的,爷爷告诉他穆夜生病了情况很危急,她才跟着爷爷走的,也不知道爷爷说的是不是真的,不过爷爷是从来不说玩笑话的。

“你把我父亲当成盗墓狂了,这么多山脉,你挨个找啊?”

“我自有办法,我来就是跟你说一声,不要太想我了。我这次出去顺便找一样东西,快的话三五个月就回来了,慢的话一年半载。你这棺材铺可得给我好好开着啊,别等我回来你这儿倒闭了,到时候我连你人都找不到。”

我准备给姬怀初打电话的时候,才发现她连手机都留下了,就这么走了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心里蛮失落的,看来多情自古伤离别这句话没有错啊。你们都这么一走,照顾欧阳月桐就成我一个人的事了。

“终南山。”

“不是,是跟着白观主。”

“哦,去多久?”

“一两个月吧,本来我想带上你的,白观主说你自有机缘修炼,不让带。”

“没事的,反正我还得照顾欧阳月桐。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要去修炼了?”

“我打算去秦始皇陵,找初代魂门门主。”

老白的回答并没有让我有多大的吃惊,他找初代魂门门主的目的很简单,起死回生术。葬魂玉有了,而且还起到了一定的效果,就差起死回生术了,也难怪他要跟着白观主去修炼。可是古往今来,多少的盗墓贼都想去秦始皇陵一探究竟,哪一个成功了?

老白点了点头说道:“希望姑姑能找到你父亲吧,如果找不到的看看我们能不能找到其他的魂门的墓穴。秦始皇陵作为最坏的一个打算,我问过白观主,他去盗秦始皇陵有多大的把握,白观主这次说的很明白,他去的话,能进去,但是肯定出不来。也就是说白观主那种道术比我们强太多的人,也只是能进入秦始皇陵而已,却出不来,我们这些人就别提了。”

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乐购彩